神的垃圾堆

一个仪表盘,自带和神通话的双向无线电
|主号堆图处@离恨锁空楼
|此为小号,路人勿粉

[西幻+科幻]时光加冕 楔子

肆而:

楔子


 


*本文文风欢脱且诡异,剧情正经而严肃,最终走向是HE,中途虐哭你们很可能……


 


 


[这个世界是神放出来的一个屁。


创造世界的神是个女孩,也是个疯子。


她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一个根本不值得信任的人。


就像亚瑟王把自己的妻子交给他亲爱的骑士一样。]


——来自李轩的日记本扉页


-


这是神谕纪的2874年5月12日,我们的主人公李轩的十四岁生日。


李轩今天运气不错,在集市上瞎逛了一天之后最终用5个铜索隆买了一大袋子浇上最好巧克力汁的不老林,用2个银泰格带走一捆分量不小、质量很高的魔药材料,最后用身上仅剩的1枚金克罗淘换来了一块钴蓝色的水晶。


天知道他在看到那块水晶的时候想到了什么——自己的母亲那温柔而深邃的明亮双眼,海底人鱼波浪般的梦幻卷发,阿德里嘉湖平滑如镜的湛蓝湖水,赫留尔多悠远的神秘苍穹……李轩的脸上露出了快活的微笑,用大拇指摩挲了两下这块水晶。他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拐了一个弯,向自由巷走去。


自由巷的113号旅馆是他这一年以来一直居住的地方,阴暗潮湿简陋破旧充满了奇奇怪怪的住客,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儿对李轩来说是天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和什么人交朋友就喝什么人交朋友,有辛西娅有卢克有伊波利托,他在最开始的那些日子甚至觉得自己的心情快乐的急剧膨胀到要炸开的程度。


李轩回过神推开了眼前破破烂烂的木门,对自己已经有些显旧的长袍用了个清洁咒,然后背着自己一天的收获进入了旅馆。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浆果和粘稠的蜂蜜酿在一起的酒味,成扎含苞欲放的白玫瑰未经修剪被扔在吧台上,粗砺芜杂的枝叶因失去了水分的滋养看起来像是蒙受了一层灰尘。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外层皮革被割坏而漏出棉花的沙发上坐着沉睡的少年,吊灯因失去了魔力的支持光线逐渐微弱衬的那少年有棱有角的脸庞带上一种温和的意味。


沙发上的少年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与他同行的精灵卢克,前几天他们去了一趟魇渊,把这个还没有成年的精灵小宝宝给吓坏了。即使身为人类的李轩也并不是不害怕,但是魇渊周围浓郁的黑暗元素对卢克这样亲近自然与光明的精灵,显而易见的,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以至于卢克最近有着闭眼就睡的疲倦。


李轩转身关上了木门,用自己的魔杖对着吊灯施加了一个光亮咒,然后摇醒了卢克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看见伊波利托了没有?还有,我出门前是让你看着点旅店来着,你怎么又睡着了?”


卢克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毫不在意的把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真的,李轩——我觉得你叫他杨博他或许会更乐意接受。要知道他可是最讨厌别人用他的西陆名字来叫他。”


“嘿,老伙计,说点正经的行吗?”李轩无奈的眨了眨他的双眼,“好吧,杨博他在哪儿?辛西娅呢?”


卢克还没来的及回答李轩的问题,就看见银发红眸的少年杨博从转角的楼梯走下来。他的步伐带着贵族的优雅,这使得他苍白到病态的脸庞和神经质的红眸也显得不那么重要——况且除了身上破烂的巫师袍,他看起来就像出自六国中魔法世家的贵族。


“找我?”他挑了挑眉,“顺便我听到有人叫我的西陆名字,还有辛西娅要去找个人明后天才能回来。”


“好吧朋友,你总是这么敏锐。我想给你看个东西……”李轩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就是,一块水晶,集市上淘来的。它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


杨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叹息,随即用一种吟咏咒语的强调接着说道:“就像你的母亲那温柔而深邃的明亮双眼,海底人鱼波浪般的梦幻卷发,阿德里嘉湖平滑如镜的湛蓝湖水,赫留尔多悠远的神秘苍穹……我说的对吗,亲爱的李—轩—傻—逼?”


“见鬼的你怎么会知道?”李轩大叫着蹦了起来,旁边的卢克不行的被打到了鼻梁,“杨博你等等我给卢克放个治愈咒——倒霉,我的魔杖被我放到哪儿去了——还有,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伊波……好吧别瞪着我,我是说,杨博,你怎么会知道我当时的想法?”


杨博抛弃了原本高贵优雅的伪装翻了个白眼,抽搐着嘴角说道:“李轩,动动你那被泷(shuang,一声)草浸液泡烂了的脑子,想想那本被你遗忘了快一年的来自你母亲的预言书,还有你今年的年龄——你今天已经十四岁了。如果我都说到这儿了你还不明白的话,原谅我会直接送你去见阿莱尔·怀特。”


“……你是说那本预言书?哦光明英雄啊,我的命运开始转动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至少在这一年里面我发誓从来没在那本破书上看到过一个字。另外我想那位光明英雄不会想在死了几万年后见到我这么一个后,呃,小巫师的,杨博。”李轩漫不经心的说着,迅速的从自己的巫师袍里摸出预言书哗啦啦的翻了起来:“哦,让我看看这上面是怎么写的……‘神谕纪2874年5月12日,李轩的十四岁生日,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异世的水晶带来深切思念——如同母亲那温柔而深邃的明亮双眼,海底人鱼波浪般的梦幻卷发,阿德里嘉湖平滑如镜的湛蓝湖水,赫留尔多悠远的神秘苍穹。’”


李轩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沉默尴尬。他站了一会儿,随即抿唇,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上了楼梯回到房间。


 


他并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来自西陆。即使西陆是他真正的故乡,即使西陆是有亲切的家人和孩提时代的朋友,即使西陆是他出生以来一直向往的地方,但他还是愿意在东陆与自己的母亲和成堆的书籍一起生活。


李轩的西方姓氏是怀特,是光明英雄阿莱尔·怀特的后代,但却有姓无名——他那来自西陆的父亲只赐予了他姓氏而没有赐予他姓名。但在一年前母亲刚去世自己刚开始游历的时候,他发现了母亲的遗物中这样的一本预言书。


书的封面上用西陆通用语写着:有关兰斯洛特·怀特的预言书。十四岁开始自己命运的英雄。


在查阅过怀特家的家谱之后,他终于确定这个兰斯洛特并不是指别人,而是自己——于是他有了一个他并不是那么喜欢的西陆姓名。


一年前这对李轩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在这一刻,李轩简直恨透了这本预言书——没有人愿意按照既定的命运走下去,李轩也不例外。


他在自己的床上打了几个滚,又静静的躺了一会,才起身抽出自己行囊中的日记本。李轩翻开日记本的第一页,默默的看了起来:



“神谕纪2873年5月18日


人类总是把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分为简单的好与坏,而把自己看成世界上唯一有脑子的复杂生命体,而实际上他们通常是最没有脑子的傻玩意儿。


 


现在我住在自由巷的113号旅馆,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充斥着奇奇怪怪的元素和生物的旅馆。隔壁的男孩就很奇怪,银发红眸的搭配总让我想起几千年前的那位魔王:巴尔·维克多(我当然背不下那长达23字的中间名),虽然他的头发是短的。


另:他说他应该见过我,但我可不记得我见过一个这样成天只会炸坩埚的疯狂男孩。


另另:我还挺喜欢他的个性的,虽然古怪了点。但是113本身就是疯子的聚集地,不是吗?


另另另: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日记本扉页那几行不知所云的诗歌的?我保证我没给他看过我的日记,事实上谁都没看过,包括我都是今天开始记这本日记的。”


 


“……


神谕纪2873年5月21日


三天的时间那个男孩就从个彬彬有礼的贵族变成了一个傻了吧唧的、眼里只看得见魔药的——神棍。实际上他貌似还发现了不少那个神棍的小秘密。


比如说血咒,魇渊什么的。


 


要知道,血咒这玩意儿从巴尔·维克多那个所谓的魔王从这世界上滚蛋以后就没了。所有相关书籍或法术都被他给施了来自东方的一个咒语——禁言止传。并且,那个该死的魔王把这条咒语改成了用西陆通用语也能成功实施的咒语。还好这只是不完美的咒语改造,用西方通用语实施的咒语甚至发挥不出来原来力量的十分之一。正是因此,萨摩菲尔德法院(Sonmerfield Count)的大多数审判长们十分喜欢使用这条咒语,用来使法庭肃静。


 


卢克今天抢了我从集市上买来的浆果糖,我讨厌他。“


 


纸张哗啦啦的被翻动着,停在了最后一页:


 


“……


神谕纪2874年5月11日


明天是我的生日。


祝我好运。”


 


李轩讽刺的笑了一下合上了日记本,他掏出了那块引起一切的蓝水晶掂了掂,握在手心有种微微发烫的感觉。


他在此摩挲了一下这块蓝水晶,却愣了一下。


这块水晶上面有刻痕。


明明之前没有。


他立刻对准光线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到了一行东陆通用语:


 


【李逸】你好?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在我的联系人里,但我想你也是个人工智能?


 


在他看完之后,字迹马上消失了。


李轩皱起了眉头瞪着没有丝毫痕迹的水晶。他将水晶放在木制桌面上,抽出魔杖,试探性的在水晶上刻下一行字。


 


我叫李轩,是个巫师。你是谁,人工智能又是什么?


 


在李轩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行字。


哦,那行字他妈的消失了。


 



[西幻+科幻]时光加冕 文案+阅读须知

肆而:

[西幻+科幻]时光加冕

文案

故事从两人的十四岁开始。
十四岁的李轩是个少年,最大的梦想是改变自己既定的命运。
十四岁的李逸是个人工智能,最大的梦想是赢得世界人工智能联赛的冠军。
少年和少女沿着宿命的轨迹相遇,正如同两颗星星沿着各自的轨道相遇,然后碰撞出激烈的火花与星光,最终各自陨落。但,又有新的星辰在旧的星子陨落之时升起。
许多年后,少年温润如玉,少女美艳如初,时光亲自为他们带上了冠冕。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你我相遇,即是奇迹。”
-
这是一个平凡的故事。
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
这是一个快乐的故事。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如果故事能够从头开始,我也不会后悔与你相遇。”
“我希望在我死亡以后葬在阿德里嘉湖旁的森林中,春日阳光普照的时候我的墓前会开出最美丽的野花。”
“我们中的谁都不是因为彼此而存在的,因为我们是双生,是彼此的半身。”
“谢谢你给我前进的勇气和微笑的动力,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么漫长的岁月,还有——”
“由我来说吧,这句话。”
“……我爱你。”
-

阅读须知

嘛这个故事也是脑洞怨念很久了……修修改改而且还发了初版的一部分,但是初版说实话我不是特满意所以折腾出了这么个新版,也算是一种执念吧。
等会会把初版删掉发新版楔子。
更新应该挺慢的,挺想尽快填完这坑可惜这文注定超——长。因为我已经构思了三年了[笑。
科幻不敢当也不敢标签了,但西幻还是敢的……然而严格意义上这也不是个正统西幻。
本文罕见的是男女主不在一起的文,男女主亲情友情都有就是没爱情。男主cp已定,但可能不是讨喜的角色。女主cp待定也可能没cp。新版各路官配也不太一样,因为全是BG向没有说好的BL和GL,当然番外会有其他走向的[就当给自己的文章写同人了XD]。
没错,没有郭屈了!没有郭屈了!没有郭屈了!只有番外有郭屈!
暂时想说的就是这么多?另外本文大概会很虐。

“蜀山欠我一个妹妹!”
“青州梦家世代单传。”
彼时我十六岁,同门这样答复我的玩笑话。
“呵呵,云翳师兄难道不是我亲兄弟吗?”
走在不显眼处的云翳明显一怔,我朝他喊:
“师兄我可以喊你哥吗?
“哥,你面具歪了。
“哥,你面具裂了!不要紧吧?!”
后来师兄,呸,云翳一个月没理我。这给当年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如果我可以遇见那时的自己,我会对他说:你是我见过最天真的孩子,天真的宛如一个智障。
不过说到这儿我很想知道……
“去你大爷的云翳你小子到底占了我多少便宜!!!”
“青州梦家世代单传。”
“到咱们这儿就绝后了,弟弟。没想到世袭的诅咒竟然是这样破解的……”
“闭嘴,哥。”

太子殿下的噩梦(x2)
草草地画了张…草极了
指绘磨的我手指肚要平了…虽然本来就都是茧子🚬(x

顺便打个广告,有没有吃了这对儿安利的,来加群啊——群号346064243,大家一起开开脑洞产产粮啥的><

建了个鹏晟cp厨的qq群!有人来一起开脑洞一起玩吗!![群主神经质旋转跳跃中.jpg]

掉进冰窟也冻不死啊你多穿点!!别怕这里没有什么正经人!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不你

群号346064243,名字瞎起的随意极了🚬

焕哥你为什么那么好

现代pa灰西低马尾齐晟&看到后实力懵逼的病号服鹏哥
随手涂涂><
我鹏超可爱

老梗
有没有吃鹏晟的朋友=T
现代pa好吃极了()

“晚安, 邹塔。”
颀长的手指轻轻掖好了小床上女孩松软的棉被,刚从学校回来的年长女孩拖着略带疲惫的腔调惯例道了声安,暖黄灯光烘罩下的脸庞严肃都融为了懒散。“做个好梦。”她这样说着,伸出手想要断开吊灯的开关。

“等一下……”把半个脸蛋缩进被子的女孩显得有些胆怯似的叫住了她,“呃…就是…我…有点怕黑。”女孩看着她姐姐的脸从不耐烦转为平日里的庄重神色,声音渐渐消失。

“别这么说,”邹环雯带了些精神,一字一句地、像是说了个玩笑,但谁都能看出她眼里渝出的认真:“你这是种族歧视。”

女孩显得有些慌乱,双手紧紧捏住被沿,将她藏起来半天的那部分脸露出来,小小地吸了口气、微微颤抖着声音委屈地告诉她的姐姐:“黑暗中有怪物!我下床的时候,他会抓住我的脚!”
她好像耗尽了所有勇气来说出这两句话,接着便又缩回去用棉被挡住了脸,只露出两只不绝流溢着恐慌与紧张的大眼睛。

邹环雯垂下眼睫,脸庞映在阴影中忽明忽暗。她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依旧果绝的剥离了整个房间的光源,在黑暗中的女孩沉默着不再言语,等她开口说那些高深的理论——像往常一样。

“你应该珍惜你现在感受到的恐惧,等你年龄越大,就越难以对你的想象信以为真。”

邹塔看不见她姐姐的脸,但能凭肃穆的气氛看见那上面像是不容置疑的神刻下的线条。

“当我回到我的房间,所能看到的一切不过是一张冰冷的床、还有更加繁重的任务。如果我的床下有什么的话,那也只能是我们午夜的沉重思索。无可挽回的悄然坠落。

“可是你还拥有恐惧。而哪里拥有恐惧,哪里就有希望。因此,不要恳求我为你驱除你的恐惧。我早已忘记何为害怕的感觉了。”

邹塔觉得她姐姐应该是关上门离开了,就在刚才。

“我觉得你姐姐该找个人谈谈了。”床下的怪物探出半个身子,对邹塔说。“你怕黑?”

她吓的不清,条件反射般睁开眼。屋子里缓缓流淌起微弱的、不至于瞬间刺痛眼睛的光线来,女孩愣愣地看着爬起来的东西,那家伙比起常人来仅是头上多了几个造型诡异的角。

她想不发出任何声音地吞咽一回口水,但那大概是不值得尝试的。借着微光,男性面孔上蓝色发冷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邹塔,女孩突然想到了橱柜里的娃娃,接着她听见娃娃和她说话了,就像她曾经想象的那样,声音清晰的很。

“能告诉我张安在哪里吗?”

哥哥?




-----------------如果是Ray趴在床下的世界线----------------



女孩愣愣地看着沐浴在光束下整个人被晃成傻逼的、脸上挂着一半镜片的男人,用被子蒙上头把自己裹紧了。

“哥哥他在楼下。”

其实张安在楼上的楼上。

第二天邹环雯发现她的奴隶石膏像不见了。